2018年12月08日

犯錯時別輕易原諒自己

  週末在外閒逛,在廣場看到一位衣著時尚的老人在陪著孩子玩耍,孩子很小,走路的時候有些晃,因為太興奮跑起來,不可避免地摔在了地上。孩子坐在地上揉了揉眼睛,裂開嘴巴正準備嚎啕大哭,老人迅速跑過去將孩子摟著,一邊扶起孩子,一邊責怪道:“都怪這個破地板,把我們家寶寶都摔疼了,奶奶打它。”說著就用腳跺了跺地板。

  孩子學得有模有樣,皺著棉花糖一樣白嫩的小臉,雙手攥成小拳頭,右腳卯足了勁向地板踩去。

  仔細想想,這樣轉嫁錯誤的責難,不止是發生在孩子身上,在成年人的世界更是多見。

  穿過一條車水馬龍的柏油路,慵懶的槐樹沉默地打著盹兒,年輕的姑娘垂首走在路邊,右手拎著復古色的包包,左手拿著幾份簡歷,步履不停嘴巴也沒閑著,一邊走一邊跟同伴抱怨:“看看咱們這個破專業,這都兩個月了,簡歷投了無數,愣是找不到一份心儀的工作。都怪我爸媽,當初報志願的時候說就這個專業就業前景好,結果畢業了處處吃閉門羹。要不是他們幫我做了錯誤的選擇,我根本就不用承受這種艱難。”

  賣飾品的街邊攤,麻雀雖小卻五臟俱全,寶石藍的絨布上玲琅滿目,手鐲、手鏈、戒指、髮夾等整齊地擺放在一起,攤主水嫩的俏臉染著薄怒,她正在抱怨她的夥伴:“昨天補貨的時候我跟你說多拿一些盤髮夾,你非得不聽,結果這一上午咱們什麼都沒賣就盤髮夾全賣光了,要是你昨天肯聽我的話,現在也不會眼睜睜錯過幾單生意了。”

  街角的咖啡店,隔壁桌坐著一對情侶,女人的聲音如她的長裙一樣漂亮,可惜負性情緒破壞了這份美麗,她正在向男朋友發難:“你為什麼總是這麼不爭氣,我想買的衣服,我喜歡的鞋子,通通買不了。別的女生輕易就能獲得的東西,我卻只能飽飽眼福,憑什麼呀?哎,自從跟你在一起,我的生活品質都下降了。”男人拉著女人的手一直在低聲道著歉,女人則喋喋不休。

  你沒有過上你想要的生活,於是,你就按照你生活的去想,將自身的錯毫無道理地歸咎出去。

  既然對專業的選擇不夠滿意,感覺就業前景一片慘澹,學校轉專業申請的考場上為什麼並沒有你的身影,彌補不足的選修專業課上也未見你埋頭苦讀。讀高中時候,你可以怪罪父母選了一所爛學校,但是大學畢業的你依然只知道怪罪,也只能責怪自己,因為在這麼漫長的日子裏,你沒有為生命注入新的東西。

  如果對生活的規劃那麼篤定,預見前路光芒萬丈,認定盤髮夾就是比其他首飾熱銷,在遇到反對意見的時候為什麼不見你據理以爭?車走車路,馬走馬路,理性分析是聰明人的砝碼,敢想也敢做是強者的秘笈。你這個有砝碼的聰明人,做了思想的巨人行動的矮子,事後最該埋怨的難道不該是你自己嗎?

  那位埋怨愛情降低了生活品質的姑娘,你要知道認同最基本的層次就是實體事物認同,既然把你的欲望投注在幻影裏,就該做好幻想隨時破滅的心理準備。

  個體的獨立表現在清醒而自知,始終知道自己該做什麼,愛人可以信賴而不能依賴,嚮往果實的豐盛就會粒粒皆辛苦地去播種,安全感在你自己手裏,將盲目的不憤不甘轉嫁給對方不是強悍是虛弱。
  還有那些掙扎在不幸婚姻裏,對嚷嚷孩子‘要不是因為你,我早就離婚了’的女人,也是同樣是虛弱的,沒有承受的擔當,沒有改變的勇氣,只能將自身的過錯轉嫁出去。

  其實,當你對別人發出責難的時候,往往也會造成對自己的二次傷害。



Posted by あなたの出現  at 21:01 │Comments(0)
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